失业潮施压习近平刘亚洲弟弟跳出来50多家跨国公司撤资北京急忙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01X省生活196人已围观

失业潮施压习近平刘亚洲弟弟跳出来50多家跨国公司撤资北京急忙

日经新闻报道说,由于贸易战,50多家跨国公司撤离,北京急忙採取措施,给这些外企更多优惠,希望能留住这些外企。产业链转移严重打击中国经济。中美经济脱钩日趋实现。中共红二代刘亚洲弟弟刘亚伟说中美经济不容脱钩遭驳斥。专家指出,中国就业和失业数字一样假,产业链转移导致的失业潮施压中共政权。

产业链转移打击中国经济中美经济脱钩日趋实现

日经新闻星期四报道,截至2017年年底,外资企业的进出口额2017年约为1.8万亿元,超过总体的40%;外资和港企、台企合计创造的城市就业人数约为2600万人,佔到整体的约15%。如果生产转移全面推进,将给中国经济造成打击。此外,企业也可能被迫调整零件採购网,导致成本增加。

日本综合研究所的高级主任研究员三浦有史表示,“世界市场出现了被划分为‘中国’和‘非中国’的可能性”。中美经济活动割裂,迈向条块化的“脱钩”日趋成为现实。

刘亚洲弟弟说中美经济不容脱钩遭驳斥

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採访了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,他说美中40年成果不容两国脱钩。

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若说,美国卡特中心由亲共的民主党总统卡特设立。卡特欺瞒美国国会,强行与中共建交,对中华民国背信弃义,一手支持中共做大,对美国起到了卖国贼起不到的作用。刘亚伟是红二代,是中共上将刘亚洲的弟弟,在美国做副教授,长期负责卡特中心同中共的合作。曾五次陪美国前总统卡特访问中国大陆,并会见中共最高领导人。

美国南卡大学教授谢田对美国之音说,这是个奇怪的说法,谁在“不容”?谁有能力“不容”?中美实际上正在脱钩,中美现在贸易减少、产业链转移,就是一种脱钩。中共就是一头怪兽,红色的恶龙。美国让中国经济发展起来,中共得到美国这幺多好处,现在却偷美国的技术、支持伊朗和委内瑞拉。从任何角度说,美国都有理由这幺做。但是美国也有仁至义尽,并没有要断绝和中国的关係,只要中共改变自己的做法,美中贸易还是继续进行。

日媒:50多家跨国公司撤离,北京急忙挽留

失业潮施压习近平刘亚洲弟弟跳出来50多家跨国公司撤资北京急忙

日经新闻星期四发自上海的报道说,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已经快一年了,这段期间,包括苹果,任天堂在内的50多家跨国公司都宣布撤出中国生产线。

该报道还说,不仅外企,中国自己的生产企业,以及来自美国、日本和台湾的华人企业,包括个人电脑,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产品生产厂家,也都纷纷撤离中国。

中共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本月11日曾说,中国目前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外资撤离情况。

失业潮施压习近平刘亚洲弟弟跳出来50多家跨国公司撤资北京急忙

梅西百货在5月份表示,该公司将生产转移到中国之外的工作已经开展了几个月,甚至几年。

失业潮施压习近平刘亚洲弟弟跳出来50多家跨国公司撤资北京急忙

7月9日,日本游戏机製造商任天堂的发言人证实,他们计划将Switch游戏机的部分生产从中国大陆搬迁到越南。

报道援引夏普旗下个人电脑Dynabook执行长觉道清文(KiyofumiKakudo)的话说:“我们需要能避开关税生产和符号美国政府採购资格的永久性措施。”

觉道清文说,他们所有的手提电脑,几乎都在中国生产,工厂设在离上海西南方175公里远的杭州。他说:“儘管美国的第四轮关税已经暂缓实施,但是,我们无法知道未来会发生什幺,也不知道什幺时候发生。”

苹果公司也一样,要求生产厂家将百分之15到30的手机生产线撤离中国。日经研究亚洲版周三报道说,苹果即将开始在越南试生产其Airpod无线耳机。通常,这种试生产都是为了将来大批量生产。

另外,美国的电脑生产厂家惠普和戴尔,也正在考虑将30%的笔记本电脑生产线挪到东南亚及其它地方。日本游戏大厂家任天堂也将把部分游戏机生产线从中国移到越南。

而北京的亡羊补牢措施包括,给予外企特别是美企更多优惠。日本媒体报道说,其中一个就是针对美国大商家电动车斯特拉的。该公司正在上海郊区建设新工厂,最快要到下个月开始招收新员工。报道说,外界一般认为,该公司得到了当地政府在土地和贷款上的“高度”优惠。

中国就业和失业数字一样假产业链转移失业潮施压中共

谢田说产业链真正发生了转移,中国企业倒闭,上亿人失业,中国自己的企业也要离开中国,只要在中国生产,产品就无法卖到美国。世界供应链的变化导致中国经济里的出口业停滞,会给中共政权带来越来越大的经济压力。

经济学者夏业良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经济数字一直是虚假的,就业和失业数字也一样。农村在过去有3亿左右的剩余劳力,后来他们进入到中国的建筑业等产业发展,现在房地产业也不行了,农村劳力也回不去农村了,没有技能、土地也成为别人的了,就出现了大量的閑杂剩余劳力。

这样当然会增加社会不稳定性,李克强要求各地控制自己的失业状况,控制劳力外流,解决劳力失业问题。当地开始看向服务业,但是中国的城管、税收苛政猛于虎,老百姓也不愿意从事收入低微的服务业。中国这幺多年来的产业结构一直处于低端,并没有像日韩那样完成低端产业结构向高端进化的过程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