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在火人祭后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8L再生活997人已围观

独自在接近五十度的烈日下骑单车,沙尘中冒出两位全裸的、只在颈上繫上粉红色领带的猛男,用比阳光更灿烂的躯体笑容,把我连人带心车拦住。

「嗨!小姐!好热啊!」他们一左一右,边说边顽皮地在我跟前刻意扭动下半身。只懂傻笑的我,用眼尾瞄他腰间很好看的图腾纹身。

「需要一点滋润吗?」

「当然好呀!」这情况下谁会Say No呢?

我还未说完,他们已经举起手中的喷壶,朝我全身上下狂喷。噢!是冰水喷雾,还混有淡淡的薰衣草香!好爽!我感觉自己是电脑游戏里面的角色,头顶的温度计迅间下降。我贪婪地大力吸气,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贵妇的奢华,禁不住轻声说「嗯......好舒服啊......」。(如果这情景在其他城市发生,定是迷晕党无误!)

张开眼睛,我看到他们因为我的陶醉而非常高兴。虽不情愿,我还是趁自己还未全身湿至透视之前,向他们道谢,离开。

凉感才刚散去,寂寞又挥发着余香,我就被黑武士拦住了。天啊!五十度的高温,你是要多爱这身装扮啊!

他用枪把我胁持到帐蓬里,一看,是一台冰。淇。淋。机!我朝思暮想了几天几夜,决定离开沙漠第一件要吃的东西,竟然出现在眼前!

我像一头饿坏了的小狗般,嘴角滴着口水看着穿蓬蓬裙的胖子,把冰淇淋挤到窝夫筒上,趁机跟他闲聊了几句,由衷地感谢他们提供这绝佳的补给品。

「把你的营友也叫过来啊!」他蓝色的眼睛,有光。

「一定!」啜着密瓜味的冰淇淋,我走出帐篷,迎面而来又有几个被黑武士挟持进来的人,他们看见我手中的东西,快乐得尖叫。

在高温下,这是我一辈子吃过最沁凉、也最快溶掉的冰淇淋。

我突然明白,有一种快乐,叫看见别人舒服。

前文阅读:

在最贫乏的地方,过最奢华的生活

因为环境恶劣,人们彼此照顾,互相提供需要的东西。每一个帐篷都是一个店,提供这个城市所需--饮食、修理、聊天、表演、学习、护理、玩乐、手工艺、解难、分享、运动、观赏,应不应该有的,都尽有。

重点是,这里完全没有金钱交易,所有东西都是免费的。

你可以一整天跑在外面不会饿死,到处都看到有人为你提供各式餐点,三文治、鬆饼、热狗、烤肉(!),喝的也应有尽有,柠檬汁、生啤、各式烈与不烈的酒、日本茶、冰淇淋;看见有趣的帐篷,你可以进去聊天,他们总会把好吃的端出来--这里所有人都很想跟你分享他拥有的东西。

每一天的活动,就是骑单车到处去串门子,看看有甚幺好玩的事儿,而这里可是有几千几百个不同的活动同时在进行,这时候你必须好好的规划自己的行程,假如你想要参与的活动在城市的另一边,可是有好几公里的路啊!

写在火人祭后

科学老师教授,即场用几千度高温製作出来的结晶

写在火人祭后

学习製作魔法棒,把刚才漂亮的结晶也嵌进去

写在火人祭后

日夜无间的分享、讲座

写在火人祭后

晨间冥想

写在火人祭后

食街

写在火人祭后

最好喝的冰冻柠檬汁

到了晚上,整个城市都是音乐灯光,免费的派对和表演,无间断地动支动支到天亮。才静下来没多久,又传来打坐的铜锣声,和在晨光中跑马拉松的欢呼声。

你会发现,这并非只是一个沙漠上的派对,亦根本没办法用三言两语去解释这是怎幺一回事。

这一切,都是免费的。

而免费的东西,最贵。

在只有赚钱和买房子为奋斗目标的城市中长大的我,一下子成为了黑石城的居民,到处只有免费却最珍贵的东西,所有人都满足快乐地活。

 写在火人祭后

Photo by Rolando Lee

你要付的,是尊重

在这一片今生踏足过的最大的一片平地上,人和艺术品都一样,既孤独,又热闹。你确实是身在七万人的城市中,可是你却并不跟任何一个人有相像。

而且这里每一个人都非常友善,都微笑,都爱打招呼,要跟你聊天,要跟你拥抱,可是同时每一个人都如此的独特、自信甚至骄傲,感觉就像一个一个Lady Gaga穿着美豔的舞台服,跟你在大排档队啤打冷聊天一样遗和。

每分钟迎面而来的,无论如何装扮,无论高矮肥瘦,无论年纪,怎幺看,都美。大家都帅气到不行,每个人都勤于看,和乐于被看。没有人会批评你的作品、你的服装,没有人嫌弃你髒(大家都没有乾净过!)。大家一起做喜欢的自己,都快乐,都包容,都慷慨,都有创意,都有爱。

是因为快乐,所以友善?还是因为友善,所以快乐?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。

写在火人祭后

其实我们最不懂得尊重的,是自己

这几天,是我一生中看过最多也最美的裸体。这种美,不在完美,而在于真实。我们从小在杂誌电影中看过无数光滑无瑕、完美到令人窒息的身体。到我们长大了,总不满意自己的身体,怎幺不像她们一样长腿大胸,完美无瑕。

然而,在这里看过无数快乐的身体后,你会惊觉,坐下来腰间一坨肉、蹲下来大腿会挤开、有疤有痣、生过小孩有肚纹、上了年纪有皱纹、啤酒肚、下垂乳,这一切才是合乎物理学的正常存在,是活生生的人才拥有的真实。

这种,是真的美。

而看见一大堆人能够坦然又自得地用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来过活,更是美到肃然起敬。

也许,就是这种活得真实无框的魔力,让人一年又一年地回来。

如果觉得这样活很舒服,如果火人祭每年参与人数持续上升,是因为越来越多人都需要每年回来一趟这个「家」,我想请问,其余的三百五十多天,我们是如何对待自己的?

也许我们一辈子最不懂得尊重的,是自己。

待续--第七天是狂欢,第八天是放手

前文阅读:

相关文章